“来一杯棕色艾尔,菲尔!你想喝点什么,樱川?”

    “额,一样的就好!”

    “两杯棕色艾尔,再来两份全餐!”

    走进酒吧,玛丽莲便熟练的向酒保菲尔说了她们想吃的东西。只见菲尔打开冰箱,取出了鸡蛋和培根,随后便在炉火旁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最近你们在忙什么?约瑟夫已经很久没过来了!”

    菲尔一边说着,一边将鸡蛋打进了煎锅里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为了剥衣手杰克!这个混蛋已经杀了四个人了!没准今晚白教堂又要多一条人命了!”

    玛丽莲抱怨着。随后拿起啤酒杯喝了一大口。算起来,英国人最离不开的似乎就是啤酒了。就算是一大早,玛丽莲也想痛快的喝上一杯。

    “啊,等一下我要回去好好睡一觉,不然我的皮肤要彻底的完蛋了!怎么样,不介意的话,就去我那里,我还有一张沙发!”

    玛丽莲对樱川说着,随后就见到樱川对着她笑了笑。不得不说,亚洲人总是表现的很腼腆。这和英国人的性格实在是大相径庭。但是,从小就喜欢漫画的玛丽莲,却对来自樱花国的女孩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玛丽莲和樱川打算吃完饭去休息一下,而菊田这边则突然叫上了马克,让他带着自己去拜访一下第四名受害者遇害的那栋房子的主人。菊田总觉得,最近发生的那起案件有什么地方透着古怪。

    “您好像很在乎那天晚上的事情,其实约瑟夫也有些自责,不过……我觉得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,毕竟那天晚上大家都累坏了!”

    在前往医院的路上,马克看到沉默不语的菊田,有心说些宽慰的话,开导一下他。可是菊田却始终盯着车外的风景,自顾自的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看起来没变,然而终究是变了,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,更没有两次相同的犯罪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一些感慨罢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菊田在车上说了两句莫名奇妙的话。马克感到有些奇怪,不过眼看前面就是医院里,于是他只能把心中的疑问又咽回到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从车上下来之后,马克便带着菊田来到了护士站前,先是询问了关于那位老妇人麦瑟尔夫人所在的房间,再得到了允许之后,两人才跟着对方走进了麦瑟尔夫人的病房。

    “您好,麦瑟尔太太!”

    “看到病房里正在播放足球比赛,护士小姐随手就关上了电视!”

    “啊,不要这么残忍,我们现在领先!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我可不想您看到后面的结果,心脏病又要发作!今天有人来拜访您!是两位警察先生!”

    “哦,我已经太老了,做不了坏人了,请问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额,很抱歉,麦瑟尔太太,有件事我们要通知您,在您不再家的这段时间,您家的大门被人撬开了!”

    “都怪那些移民,他们连我的假牙都想偷!”

    “啊好吧!我们不是来问这个的,我身边的这位先生,有些事情想要问您!”

    马克说着,便默默站到了一边,把提问的主动权让给了菊田。

    “麦瑟尔太太,有个问题我想问问您,请问……您住院的事情,都有谁知道?”

    “啊,你还真是提问啊,一下子戳到我伤心的地方了。我在这里这么久,却根本没人来看望我,就连我的儿子,这个假期也不打算回英国了。不过老实说,我可不想让他们看见我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可不可再问一下,您是被谁送到医院来的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是我的邻居,她看见我家的猫这几天一直很焦躁,便跑过来敲我的们,老实说,平时他们一家总是找我的茬,不过这一次,我不得不对那个讨厌的女人说声谢谢。我倒在楼梯下,躺了好几天,才终于有人发现我,如果不是她的话,我恐怕只有变成了一堆腐肉,才会有人知道!”

    尽管这些话从一个老人的口中听来,有些悲哀,但是麦瑟尔太太的精神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他们以为我遭到了抢劫,当时还报了警!不过警察来了之后,也没问什么,就走了!”

    “哦?你是说,有警察知道您当时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那个家伙我认识,是约瑟夫的手下乔什!”

    “乔什?”

    “是的!他还帮着把我送上了救护车!”

    菊田听到了这里,忍不住和马克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按照麦瑟尔夫人的话,乔什似乎知道那栋房子里是空置的。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