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藏山魔镜破碎的瞬间,伴随浓厚血色神气一起涌出的,还有一片波澜壮阔的世界空间。在这座世界空间中,一座座宏伟的魔山显现出来,山石漆黑,泉水如血。

    是藏山魔君的内世界。

    二甲血祖的规则神纹,凝聚成了一只光芒明亮的大手,直向张若尘压过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二甲血祖的修为,胜过张若尘实在太多。神手凝聚出来的时候,张若尘立即便被禁锢,被无形的神力,挤压得血肉不断向内收缩。

    即便是佛祖梵文形成的金光,都在不断暗淡。

    换做任何一位补天境神灵,都只剩下闭目等死。

    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张若尘玄胎中,一道光圈和大量神气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瞬间他身上压力一轻,快步疾退,冲向一座座魔山所在的世界空间,拉开与二甲血祖的距离。

    刚才,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,血绝战神尽收眼底,瞥了张若尘一眼,瞳孔深处闪过一道讶色。惊讶中,又含有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二甲,在本座面前,你也敢放肆?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的声音,沉厚而凌厉,坐在椅子上不动,但整个天地似乎皆受他掌控,包括天地规则和二甲血祖的规则神纹皆变得静止。

    “太虚境的气场……你是血绝战神……”二甲血祖的声音中,带有一丝惊惧。

    血色神气变得狂躁,潮水一般退走,向神女王殿外冲去。

    “还想走?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五指展开,举手过头顶,天地间的血气尽数被抽走,汇聚到他掌心,凝成一道绿豆大小的二甲血祖神躯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掌心涌出神焰,从二甲血祖的体内,炼出一道印记。

    看到这道印记,血绝战神脸色略微一变,以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,自言自语:“原来他也是量组织中的一员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隐隐看见,那道印记,似乎是一个形似“量”字的神文。

    没有多想,张若尘双臂展开,双袖鼓胀起来,将藏山魔镜膨胀出去的残破世界空间镇压,汇聚到双手之间。

    至尊圣器的内世界,与真实世界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一旦膨胀开去,对天下神女楼会造成不小的破坏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,翻手间就镇压一位大神。在太虚境大神的面前,二甲血祖这样的人物,竟然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。”白卿儿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看穿了她和张若尘此刻心中的想法,将“安”字神文和二甲血祖收进袖中,道:“别大惊小怪,他区区一个太乙境,在太虚境的面前,差距大着呢!不过,本座能如此轻松镇压他,主要还是因为距离足够近,而且他的神躯残破,伤得极重。”

    “换做是在星空中,离得足够的遥远,要擒拿一尊太乙大神,就没这么容易了!若尘,这就是你送给外公的礼物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可惜了,若非外公在这里,这礼物就逃走了!而且,说不定,我还会被他反噬。”

    血绝战神畅快的哈哈一笑:“是一件大礼,外公收下了!不过,在外公看来,更大的礼物,却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血绝战神所指,刚才为了挣脱二甲血祖的压制,他调动了武道的力量,这怎么可能瞒得过血绝战神?

    血绝战神脸上喜色很浓,鬓发都要飞扬起来,道: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快给外公说说,武道是怎么恢复的?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算恢复,是走上了另一条路。此事说来话长,要不……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血绝战神道:“说来话长,便慢慢说,外公我有的是时间,而且好奇得很。你若现在不告诉我,简直就是折磨。”

    白卿儿对张若尘的武道能够恢复,其实也十分好奇,站在一旁,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了她一眼,道:“其实我能走上另一条武道之上,也有荒天大神的指点和帮助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详细讲述了自己目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无论是白卿儿,还是血绝战神,张若尘自认为可以完全信任,因此没有瞒他们。

    听完后,白卿儿久久沉默,看向张若尘那张年轻俊逸的脸,心中竟是多了几分别样的东西。如果定要说这东西是什么,应该就是一个女子对自己欲要达到的境界的憧憬,也是对能够达到那个境界的男子的崇拜之情。

    这种微妙的心态,她自己根本没意识到,只是从眼神中无形的流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须知,她当初为了修炼圆满的二品圣意,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。

    正是明白二品圣意有多么难修炼,才更清楚,一品<<--【本章未完!继续阅读】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