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女将星 番外三:(燕秀)长相思(下)(1/2)

章节列表 | 手机阅读 |【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】


    每次燕贺出征的时候,夏承秀都会在府里等着他。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等,最终等来的却是噩耗。

    燕贺走后的第一年,所有人都认为夏承秀会以泪洗面,终日哀伤,但她表现出来的,是令人心惊的平静。

    慕夏被她照顾的很好,林双鹤时常来看看。夏承秀仍然会笑,有条不紊的做着手里的事,只是有时候夜里醒来的时候,会下意识的试图摸一摸身边的人,直到手触及到冰凉的床褥,似才察觉温暖自己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,终是慢慢的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燕贺走后的第五年,燕统领和燕夫人主动劝夏承秀改嫁。夏承秀这个年纪,并不算大,朔京城里也不是没有寡妇改嫁的。她性情温和柔婉,又是夏大人的女儿,来说道的人家里,未必没有好的。被夏承秀婉言谢绝了。

    夏承秀道:“我有慕夏,就已经够了。”

    京城里新开了“咏絮堂”,夏承秀常常去帮忙,她将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,从容的继续过着没有了燕贺的生活。禾晏常常来找她说话,夏承秀知道她是担心自己,不过,自小到大,她就是一个并不会让人担心的性子。就如当年燕贺第一次看到的她那样,从不让自己吃亏。

    燕贺走后的第十年,慕夏已经有了个小少年的模样,他眉眼生的很像燕贺,又比燕贺多了几分秀气。枪术已经耍的很好。禾晏与肖珏得了空都会来指点他的剑术。他时常挑衅肖珏,束着高高的马尾,手持银枪,道:“肖都督,再过几年,你必成我手下败将。”

    当然,结局就是被肖珏丢到了树上。不过,他虽没打得过肖珏,却是借着比试的名义在肖遥的身上找回了场子,所谓“父债女偿”。

    燕贺走后的第十五年,慕夏有了喜欢的姑娘。

    少年人正在看着手中的东西发怔,见母亲进来,忙不迭的藏起心上人送自己的香囊,夏承秀了然一笑,在他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很喜欢这个姑娘啊?”她问。

    燕慕夏下意识的反驳,“谁喜欢她了?”耳根却悄悄红了。

    夏承秀摸了摸他的头:“那你记得对她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少年故作镇定的别开目光,憋着一张红脸,没什么底气的道:“哼。”

    燕贺走后的第二十年,燕慕夏娶了户部尚书的千金,正是他十五岁喜欢的那个姑娘,诞下一个女儿,取名燕宝瑟,小字袅袅。

    燕慕夏对袅袅母女很好,当年朔京城中传言归德中郎将燕南光是个妻管严,如今见到燕慕夏待妻女的模样,才知是子承父业,一脉相承。

    袅袅长得像娘亲,和祖母夏承秀最亲,她的性子亦不如燕慕夏飞扬,也不如娘亲活泼,旁人都说,极似当年的夏承秀,温和沉静,柔软坚强。

    燕贺走后第二十五年,五岁的袅袅在府中玩耍,从祖父旧时的床底下翻出了一个布包。

    燕贺的书房,这些年一直没有人动过,保持着原先的模样,每日都会由夏承秀亲自打扫,一坚持就是二十多年。没留神叫袅袅溜了进去,袅袅个子小,钻到了书房里小塌最里面,竟找到了被红布包着的宝贝。想了想,袅袅还是献宝般的将布包交到了夏承秀手中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再看到燕贺留下来的东西,夏承秀抚着红布的手竟有些颤抖。她打开布包,日光从窗外透进来,晒的她微微眯起眼睛,这么多年过去,她已经老了,眼睛不如过去清明,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,那是一本书,上面写些《欢喜游记》。

    这书已经存放了很久,书页全然泛黄,又因终日放在阴暗处,有种腐朽的潮意。袅袅早已被院外的百灵吸引了目光跑了出去,夏承秀目光长长久久的落在这书页上,终是想起当年的某个春日,她随着表姐前去泗水病踏青赏花,曾遗落的那本书来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才十六岁,正是最好的年华,就在那个时候,春日里,泗水病的纸鸢缠缠绕绕,少年一刀斩断了对面姑娘的情丝,果断的像个没有感情的恶人,一转身,却在另一人身后,拾起她遗落的游记,珍藏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她缓缓地翻开书页,随即愣住了。

    书籍的扉页,不知何时,被偷偷摸摸写上了一行小字。

    “花深深,柳阴阴。度柳穿花觅信音。君心负妾心。”

    字迹刚硬轻狂,一看就是男子所书,她并不陌生,那是燕贺的字迹。

    时光倏忽而过,一瞬间,似乎能穿越多年的岁月,看见对面银袍马尾的轻狂少年坐在案前,烦躁不安的咬着笔杆,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扉页上写下了这么一句饱含委屈和埋怨的诗句。仿佛怨妇痛斥心硬如铁的负心人一般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这是燕贺能做出来的事?

    夏承秀愕然片刻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。

    日光温柔的<<--【本章未完!继续阅读】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